路劲掌舵者单伟彪的恒与变

2018-10-31 08:46 分类:公司新闻 来源:

原标题:路劲掌舵者单伟彪的恒与变

  在瞬息万变的市场中,追逐风口还是步步为营?

  这对于66岁的路劲集团联席主席单伟彪来说,是问题,也不是问题。

  其实,在近40年的建筑和房地产生涯里,他在生意场上的“变化”远没有自己在桥牌赛场上的变化多。但是,每一次的转变,都让他和他掌舵的企业积累了走到今天的资本。

  现在,在获得亚运会桥牌团体亚军后,桥牌“高手”单伟彪又带领着路劲地产驶入新航程。

  牌,终究要打下去;日子,终究要“活”下去。只是,这一切的恒心,都隐藏在他眼镜后面那沉稳的笑容里,云淡风轻。

  “彪哥”

  10月22日中午1点左右,位于北京三里屯乾坤大厦的路劲地产公司里,一片平静,人们享受着午歇最后的几分钟。一位员工正在盯着手机,面露喜色,手机屏幕上显示着A股股票的行情:满堂红。

  这位员工并没有注意到一个人从身边走过,其实在公司半开放的办公区域里,几乎没有人注意到一位身穿黑色西装的男士从他们身边穿过。即便有人迎面看到,猛然发觉,也只是朝对方微微一笑,或者轻轻打个招呼,随即便忙自己的事情去了。

  这位安静经过的男士便是单伟彪,无论地产界还是公司员工,都会“没大没小”的叫他“彪哥”。“大家都有自己的事情、工作,没有必要很刻意的去围着你,这样才对嘛。”单伟彪说大家叫他“彪哥”其实是对他最大的尊敬。

  “我是搞建筑出身,以前都是泡在工地上。工地上的工人啊、伙计啊都是‘彪哥’‘彪哥’的叫,慢慢就叫开了。”单伟彪说他喜欢这个称呼,也喜欢人们这么叫,这样显得亲切。

  与“身份”相比,“彪哥”更看重的是大家对企业的热情和责任。当然,他知道这种“热情”和“责任”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上的——除了薪水,员工看重的是企业对他们的尊重和责任。

  单伟彪总是周游于各地的项目公司之间,对于各公司员工的意见和建议,对于他们的需求,他很清楚,甚至于做好了被直言冲撞的准备,“不过大家也都‘照顾’我啦,不会对我说‘狠’话的。”他说完一乐,带着一股“彪哥”独有的厚道。

  其实这与“彪哥”在赛场上打桥牌是一样的,“我们才不会看你是老板还是谁,只有一个标准,牌打得好不好,否则玩起来,很难受。”

  “所以我会听他们的意见,但是不会和他们打桥牌呦。”“彪哥”望了一眼对面的同事,哈哈大笑。

  输赢

  打桥牌,这是房地产以外,单伟彪最大的爱好,甚至是唯一的爱好。它已经成了单伟彪的一张名片。

  从孩童时代,到大学,到给别人打工,到给父亲的基建公司打工,再到自己管理企业……桥牌一直陪伴着单伟彪,带给他的,除了2018雅加达亚运会桥牌团体亚军,还有的便是一种冷静与定力。从商场到牌桌,单伟彪在这两个平行的世界里穿梭,一天之间便可以迅速的完成身份转换:牌桌上,不会去想生意场的事情;生意场上,不会去想牌桌上的事情,两个世界似乎毫不相关。但只有他自己知道,其实在迅速进入到一个世界的时候,他也完成了对另一个世界的超脱;而当回归的时候,就能更清楚的明白自己要做什么。

  例如,什么是输赢?

  “我们跟专业队打比赛,没有什么可怕的啊。”提起亚运会比赛的时候,单伟彪说,“我们都是业余的,我可以和一流的牌手同场竞技,他们的压力才更大。他们赢了我们正常,输给我们就会很没面子。反过来,我们跟那些大腕能一起比赛就已经很好了,没有什么可遗憾的,这样我们已经占据先机了啊。”

  这多少跟“路劲地产”在生意场上的战略有些相似:“路劲”一直不是国内房地产界排名第一、第二的公司,但是它一直排在50名以前。你看不到它狂飙突进,但是它能保持每年稳定的增长。

  谨慎,也许是从事桥牌运动所必须具有的性格特质;谨慎,也许是香港成功企业家所具有的共同特点。“在香港,每年能有15-20%的增长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。”单伟彪很难想象一些大陆企业“高杠杆”下的“疯狂”,“我们一般是假若有100亿顶多借20亿到30亿,可是现在一些企业有100亿敢去借200亿,甚至更多。”

  这并不是单伟彪保守怕输,实际上从上个世纪80年代回到父亲的基建公司工作,他就已经开始接受输赢的考验了。“有些项目做的过程中你就能看出是要赔钱的。”但是单伟彪依然像能挣钱那样把项目坚持做完,并且保质保量。

  “我会跟我爸爸和哥哥说,这个项目可能要赔钱。”他会向父兄解释赔钱的原因在哪里,父兄即便不高兴,也只是会表示“哦,知道了”,之后父子三人会分析赔钱的原因。

  “做项目不可能只赚不赔的,关键在于你这个项目赔了,那个项目赚了,看的是所有项目的总体情况,只要总体是赚钱的就可以啊。没有必要非得要求全都挣钱,胃口太大,也不现实啊。”单伟彪说。

  对于单伟彪来说,企业的生存是第一位要考虑的——存在是恒量,有了这个“恒”还怕没有未来吗?或者说,“存在就已经是赢了”。事实上,企业先存在,再逐步扩大版图,这不是谨小慎微,而是一种企业家的社会责任,“企业良性的存在下去,是对员工负责,对客户负责,对股东负责。这就是企业对社会真正的负责”。

  “我们是在踏踏实实的做实业,而不是去‘圈钱’。”说这句话的时候,“彪哥”很严肃。

  步步为营

  但是存在,并不意味着只是“等待戈多”。

  70年代,刚从大学毕业的单伟彪渴望的是大项目,他没有直接进入父亲的基建公司,而是去其他的公司打工;过了几年,当父亲召唤他一起做生意的时候,他____的回归,那时他们的企业“惠记集团”还只是从事基建行业。1994年,惠记集团与美国国际集团亚洲基础设施基金合作成立路劲。

  1996年公司在香港上市,这是“路劲”的一次华丽变身,相应的,单伟彪打拼的时间多了,而打桥牌的时间少了。很快的,他们发现了一个大机会——内地的收费公路建设。

  彼时,内地的“改革开放”正是如火如荼的时候。而基础设施建设是改善民生,改善招商环境,保障“改革开放”顺利进行的基础工作。路劲凭借经济实力与技术水平获得了内地的一些公路项目。在保证当地的建设同时,路劲也自然而然的享受到了“改革开放”给港商带来的好处。

  但是内地在发展,内地企业的实力也在增强,改革的深入,市场经济的发展,内地企业逐渐的赶超了上来,与香港企业日益形成竞争。在公路建设项目上,单伟彪和他哥哥单伟豹遇到的竞争对手也越来越多,在一些项目的招标中,他们也尝到了失败的滋味。

  然而,另一个机会又来了。1998年,内地开启住房制度改革大幕。住房货币化,不仅让更多国民有了实现住房梦的可能,也给商人们带来了更大的获利空间。2003年,路劲地产集团成立,2004年,路劲地产成功购入了广州隽悦园项目地块,正式进军内地房地产市场。从此,单伟彪也开始了周游内地的航程。

  港商的利益与内地的“改革开放”休戚相关,紧密联系,共兴共荣。单伟彪和他的哥哥单伟豹并不在意“圈钱”之风往哪刮,但是他们始终注重内地的政策走向以及改革开放的新动向——“一带一路”也为他们提供了新的经济增长点的可能。他们注意到了“一带一路”沿途国家的基建,乃至于教育、旅游……顺大势,重合作,这倒像单伟彪的打牌经:手中的牌好坏固然重要,但是怎么打,怎么与队友协作,怎么去判断形势,科学决策,才是赢牌的关键。

  资料显示,2016年,路劲地产新获15幅地块,总量约270万平方米,新增楼面面积近乎当年销售面积的两倍。2017年,路劲地产先后于香港、广东、江苏、山东、浙江、天津等地取得近20个项目,土地储备大幅提高。单伟彪在区域、城市上的选择标准是该地方的GDP和人口净流入水平,以及是否实行人才引进,他把人才流入作为重要评判标准之一。路劲地产开发房地产项目主要位于长三角、渤海湾、大湾区三个区域。

  而在由中国房地产业协会、中国房地产测评中心联合发布的《2018年中国房地产开发企业500强以及外资房地产开发企业10强》排名中,路劲地产位列外资房地产开发企业榜首,在全国房企中排第30名。

  判断形势需要清醒,“牌手”彪哥便是如此。他知道目前房地产商所面临的严峻挑战,但是他也有自己的创新思路。“对于路劲来说,我们本身就有下属的物业,所以开发居家养老,我们的成本不会太高,而且能够根据实际情况,迅速调整。”在说起这项业务的时候,单伟彪提到自己的母亲,“我不会想让她去养老院,我希望能够在家尽孝道,子女也会放心。这是咱们中国人的文化传承。”

  “这也是我们的责任,对自己家庭的责任,对社会每个家庭的责任。”单伟彪说,“如果每个企业都能对这个社会的每个家庭负责,大陆的股市不会像之前那样波动的。责任,能让我们一直‘红’下去。”